会计准则委员会> 国际动态> 准则动态>

企业会计准则动态 (2017年第11期)

2017-10-31来源: 中国会计视野

2017年亚洲-大洋洲会计准则制定机构组伦敦会议和世界准则制定机构会议有关情况

 2017年9月24日至26日,亚洲-大洋洲会计准则制定机构组(AOSSG,以下简称亚大会计组织)主席顾问委员会会议和中期会议、世界准则制定机构会议(WSS)在英国伦敦召开。根据司领导指示,徐华新同志作为中国会计准则制定机构的代表,参加了以上会议,参与并主持了有关议题的报告和讨论。会议有关情况如下:

一、关于亚大会计组织的中期会议

2017年9月24日,来自韩国、中国、澳大利亚、日本、马来西亚、中国香港、新加坡、印度、新西兰、柬埔寨、印度尼西亚、尼泊尔等1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位代表参加了亚大会计组织伦敦中期会议。中国理事陆建桥、日本理事莺地隆继、韩国理事徐正雨、澳大利亚理事安娜、美国理事盖里以及多名技术人员参加了本次中期会议。

本次会议将讨论亚大会计组织对理事会于今年3月发布的《披露原则(讨论稿)》反馈意见、改组后各工作组未来工作计划、2017年全体会议筹备情况等议题。此外,理事会将在会上向亚大会计组织成员介绍其在“更广泛的财务报告”项目上的工作思路。

(一)关于披露原则讨论稿的反馈意见

韩国作为披露和列报工作组的牵头国,在会上向与会者简要介绍了亚大会计组织关于理事会《披露原则(讨论稿)》的有关意见。该讨论稿的征求意见截止日期为2017年10月2日。

亚大会计组织披露和列报工作组总体上支持理事会在披露原则讨论稿中的观点,如理事会总结的主要披露问题及其成因、有效沟通的原则、主要财务报表和附注的作用、财务业绩衡量、会计政策披露等。

但对于在财务报表以外披露财务信息、在财务报表中包含非财务信息、非经常性项目的界定、息税前利润等问题,披露和列报工作组持有不同意见。

(二)关于亚大会计组织工作组未来工作计划

今年,亚大会计组织秘书处完成了对原有工作组的改革,将原先十几个技术性工作组缩减为6个工作组,分别由中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和中国香港牵头。

会上,各牵头成员向与会代表报告了未来开展各自工作组计划。各工作组主要通过跟踪理事会正在研究或积极推进的相关准则项目的进展情况、开展教育活动、向理事会积极反馈各成员的意见和建议等。

其中,有些工作组鼓励成员牵头子工作组,以提升这些成员的参与度和积极性。

(三)2017年全体会议筹备情况

中方在会上介绍了11月28日的工作组会议和29-30日全体会议的有关情况。

关于工作组会议,韩国作为保险合同子工作组牵头国,将在28日的工作组会议上邀请理事会相关人员对各成员进行一场教育活动,以帮助各成员对新发布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7号——保险合同》的理解。

关于全体会议的议程安排,相比5月份的议程草案,中方主要做了以下调整:

一是根据9月份副主席遴选结果,在议程中明确印度将作为下一任副主席,并致辞;

二是考虑到会议采用了圆桌形式,每一圆桌即为一个小组,因此不再采用“分组讨论”的说法;

三是根据有成员提出在平行讨论模式下,可能造成其对于感兴趣的技术议题无法全程参与,只能二选其一,因此取消了平行讨论环节,以便与会代表能够参与所有议题;

四是适当延长了午餐时间,便于不同成员代表之间在年会期间也有更多时间和机会进行沟通和交流;

五是根据各成员反馈的信息,更新了全体会议拟讨论的技术议题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应用情况等。

与会代表同意中方对议程所做的调整和修改。

(四)关于更广泛的财务报告

美国理事盖里向与会者介绍了理事会在“更广泛的财务报告”方面所做的具体工作,以及因此受到的影响。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基金会(以下简称基金会)受托人在2015年对基金会的结构和有效性进行审议时,将理事会的职能作为其中一项重要内容进行了研究。基金会在“更广泛的财务报告”相关工作上的立场是,理事会应当积极参与传统财务报告以外的领域,但是不作为引领者。

为此,理事会积极参与了金融稳定理事会、与气候变化相关的财务信息披露工作小组、国际综合报告委员会、公司财务报告对话、可持续会计准则理事会等其他组织的相关活动,与这些组织之间继续保持相互合作与支持。

 随着“更广泛的财务报告”理念被广泛接受,理事会将在这一领域发挥更大作用。盖里强调,理事会可能需要提出一种新的思路,即在更加关注企业长期价值创造的背景下,如何使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能够应对这些应运而生的更广泛的财务报告问题。一种解决途径是加快采掘业、污染物定价机制等研究项目的进度,以适应各方对环境、可持续等问题的关切;另一种解决途径是修订现有的管理层讨论实务说明,增加更多的非财务信息。

期间,来自韩国、中国、澳大利亚、日本、马来西亚、中国香港、新加坡、印度等8个国家和地区的19位代表还召开了亚大会计组织主席顾问委员会会议,讨论了亚大会计组织的会计准则咨询论坛代表遴选机制、是否继续保留卓越中心工作组、是否取消伊拉克会计审计公会的成员资格等议题。

二、关于世界准则制定机构年会

9月25日至26日,来自美国、中国、欧盟、日本、英国、德国、法国、澳大利亚、韩国、南非、新西兰、马来西亚、中国香港、新加坡、土耳其、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等40多个国家或地区的120多位代表参加了本次世界准则制定机构会议。

期间,理事会主席汉斯·胡格沃斯特率领副主席苏·罗伊德、戴罗·斯科特、玛丽·托卡、徐正雨、莺地隆继、佛朗斯瓦·佛罗丽丝、陆建桥等多位理事以及众多高级技术人员参加会议。

世界准则制定机构年会由理事会于2002年发起,该会议机制每年9月在伦敦举办一次,旨在向各国会计准则制定机构介绍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最新动态,并就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制定、实施等听取各方意见。本次会议,理事会讨论了费率管制活动的会计处理、具有权益特征的金融工具、与各国会计准则制定机构保持良好关系并进行技术合作等议题。

(一)关于理事会近期活动

2017年5月,理事会发布了《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7号——保险合同》。理事会称“这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关于保险合同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

2016年至2017年期间,理事会共修订了7项准则和解释公告等,包括《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号——首次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4号——保险合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2号——在其他主体中权益的披露》、《国际会计准则第40号——投资性房地产》、《国际财务报告解释公告第22号——外币折算与预收款项》、《国际财务报告解释公告第23号——所得税会计处理中的不确定性》、2014-2016年度改进等。

2017年至2021年,理事会将重点推进以下工作:

一是利用财务报告进行更好地沟通。这是理事会未来的核心工作,主要包括主要财务报表、披露动议(重要性原则、披露原则等)、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分类标准。

二是推进概念框架、费率管制等活跃项目。其中,概念框架项目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发布,将在确认和终止确认、计量、资产和负债定义、列示和披露等方面作出调整和修订。

三是加快研究项目的相关研究工作。目前,理事会共有14个研究项目。其中,解决负债和权益区分问题的具有权益特征的金融工具项目将于2017年第四季度发布讨论稿,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项目、解决商誉后续计量问题的商誉与减值项目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发布讨论稿、解决宏观套期会计问题的动态风险管理项目将于2018年第二季度发布讨论稿。

四是进行公允价值计量等准则的实施后审议。今年5月,理事会发布了关于公允价值计量准则的意见征询函,征求意见期于2017年9月22日截止。随后,理事会将对《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5号——持有待售非流动资产和终止经营》、《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0号——合并财务报表》等多项准则进行实施后审议,以解决实施过程中遇到的实务问题。

五是做好新准则的实施支持工作。理事会将通过网络教育、公开讨论、成立过渡资源小组、举行论坛和会议、非正式的技术讨论等多种形式,做好拟实施新金融工具、收入、租赁、保险合同等准则的支持。

(二)理事会与国家准则制定机构的合作

为增强与各国家准则制定机构的合作,理事会内部成立专门的团队,将翻译、采用和版权小组、政策研究和各国简介撰写小组、以及相应的行政秘书全部纳入该团队。

理事会在与国家准则制定机构合作过程中,提出了三个工作目标:

一是与各国家准则制定机构维持良好的关系,确保这些准则制定机构能够及时、有效获得相关咨询和支持性材料,与亚大会计组织、欧洲财务报告咨询组、非洲会计准则制定机构组、国际会计准则制定机构论坛等保持联系,加大对新兴经济体工作组(EEG)会议的参与度;

二是支持各国家准则制定机构的准则实施,关注各国家准则制定机构遇到的实施问题,及时和解释委员会沟通,鼓励各国家准则制定机构之间进行讨论;

三是促成理事会和国家准则制定机构在技术项目上的合作,鼓励各国家准则制定机构对讨论稿、征求意见稿积极反馈意见,开展实地调研活动等。

(三)费率管制活动案例讨论

本次会议主要集中讨论了对费率管制活动的会计处理。理事会工作人员通过对费率管制会计处理的讨论,向与会者阐述了一般性费率管制活动会计处理所具有的特点,如根据受管制企业具有的权利和义务确认相应的资产或负债,并考虑因资产负债确认而对当期损益的影响。

在修订后的概念框架中,资产是指企业因过去的事项而控制的现时经济资源。其中,经济资源指能够潜在产生经济利益的权利。负债是指企业因过去的事项需要转移经济资源的现时义务

理事会工作人员通过案例讨论的形式,一方面,针对企业管制资产、管制负债以及因费率调整机制产生的时间性差异提出的会计处理模型进行探讨;另一方面,对即将发布的概念框架中新的资产和负债定义和相关概念进行测试,检验这些修订后的新概念能否满足解决实务问题的需要。

为此,与会者根据理事会工作人员设计的维修成本确认时间差异、管制费用资本化、营运费用增加、受到奖惩等不同情形进行讨论。其中,中方代表作为第一小组讨论的主持人,主持和引导了关于维修成本确认时间差异对管制资产、负债和当期损益影响的讨论

 在会议分组讨论过程中,与会代表普遍认为,费率管制活动涉及政府管理部门(管制者)、企业(受管制者)、客户(产品或服务的接受和使用方)三方利益主体,在提出相关会计处理方案时,具有一定的复杂性。基于此,有些与会代表认为适用于企业和客户之间收入确认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5号——源自客户合同的收入》可能不适用于费率管制活动,因为除了企业与客户之间的合同,还存在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协议,这对相关资产和负债、以及对应期间的损益存在直接影响。

在结合新的资产、负债定义对管制资产和管制负债进行分析时,部分与会者提出,需要慎重考虑“过去的事项”,可能存在不同的观点,如企业与政府签订相关协议可视作过去的事项,企业向客户提供相关的产品或服务也可视作过去的事项,这些对“过去的事项”的认定,将影响管制资产和管制负债的初始确认,以及后续计量问题。

总体而言,与会代表在费率管制活动会计处理上,尚未达成一致意见,后续仍然需要进行大量研究工作。有些与会者提出,理事会工作人员设计的案例,过于简单,如不考虑货币时间价值、未考虑管制政策调整的风险等,不能很好地应用与反映实际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