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会计准则委员会 > 国际交流 > 国际会计动态

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主席在美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和管理会计师公会会议上发表演讲

2021-12-17来源: 会计准则委员会

12月7日,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以下简称IASB)主席安德烈亚斯·巴尔科在华盛顿举行的美国注册会计师协会(AICPA)和管理会计师公会(CIMA)会议上发表演讲。安德烈亚斯谈及了财务报告中可持续问题的日益重要性,介绍了IASB当前和未来的优先工作事项,并分享了IASB与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以下简称FASB)趋同的有关看法。

一、与可持续相关的财务信息披露

安德烈亚斯指出,国际财务报告会计准则(IFRSAccounting Standards)是以原则为导向的准则,这意味着现行准则要求已经涵盖了与气候变化和其他风险相关的可持续问题,即使准则未明确提及这些风险,当可持续问题对财务报表使用者产生重要影响时,企业在编报时应予以考虑。

2020年11月IASB发布的教育材料涉及减值、准备金和保险合同负债等内容,也强调了国际财务报告会计准则的现行要求与气候相关事项之间的潜在关系,也就是说即使准则没有专门说明“这同样适用于气候相关事项产生的风险和义务”,准则的基本要求都是普遍适用的。基于此,安德烈亚斯强调,气候变化风险是当前的问题,而不仅是未来的问题。

国际可持续准则理事会(以下简称ISSB)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上宣布成立,这受到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40多个国家或地区的欢迎。ISSB成立的目的,是为全球资本市场制定一套综合性的全球高质量可持续信息披露基准性标准。各国家或地区将决定是否以及如何将这一全球基准性标准纳入其本土要求,并且各国家或地区是否采用ISSB制定的准则,将不受其是否采用国际财务报告会计准则的限制。

为推动新的理事会有效运行,ISSB将制定两项标准——气候相关披露准则和一般披露要求准则。这些准则雏形由IASB和相关制定可持续框架的前沿组织共同制定。未来,价值报告基金会(VRF)和气候披露准则理事会(CDSB)将成为ISSB的组成部分。

虽然IASB和ISSB是独立的,但两个理事会未来将密切合作,从一开始就推动制定兼容性报告,为投资者提供全面的、决策有用的信息。IASB侧重于报告已发生的交易和事项,ISSB聚焦于报告可能影响企业未来价值和现金流量的风险和机遇,从而避免两个理事会制定的标准出现空白、分歧或不必要的重叠。安德烈亚斯指出,这两种类型的信息应该像两块拼图一样整齐地拼合在一起。

二、IASB当前重点工作和未来方向

安德烈亚斯重点介绍了IASB的三个关键项目:主要财务报表、实施后审议,以及商誉及其减值。

(一)主要财务报表项目

主要财务报表项目包括三方面主要内容:通过按经营、投资和融资三类业务细分损益,并增加两个小计项目,来优化利润表的结构;改进企业汇总和分解信息的方式;要求披露部分管理层业绩指标信息,即国际财务报告会计准则中未予以规定的业绩指标信息。IASB还建议对现金流量表进行小范围修订,即通过取消选择权来提高现金流量分类的一致性。IASB预计在2022年完成对该项目所有反馈意见的审议并作出进一步决定。

(二)实施后审议项目

IASB的应循程序要求在新准则或重大准则修订生效后的两到三年对其进行实施后审议,目的是评估该准则是否达到预期效果,而不是对已知的争论重新展开讨论。目前,IASB正在进行两项准则的实施后审议,一是关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0、11和12号准则的实施后审议;二是关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的实施后审议。

关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0、11和12号准则的总体反馈表明,上述准则的执行情况良好。利益相关方建议的改进主要限于特定的执行领域,IASB将考虑是否以及如何以最好的方式解决有关问题。关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的实施后审议,IASB决定推迟对预期信用损失模型的审议,拟收集更多的信息,从而了解该准则如何应对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挑战。因此,金融工具准则的实施后审议首先聚焦于分类和计量要求,并将在后续考虑审议准则的其他方面。此外,安德烈亚斯指出,IASB目前特别关注具有环境、社会和治理(ESG)特征的金融工具。

(三)商誉及其减值项目

商誉及其减值项目是关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3号——企业合并》实施后审议开展的后续工作。2020年3月,IASB发布了商誉及其减值项目的讨论稿。当时,IASB认为商誉减值法难以做显著改进,无法通过提高商誉减值测试的有效性来回应投资者对企业合并后业绩的关切,转而考虑以改进披露的方式来向投资者提供更有用的信息,帮助投资者判断企业合并是否成功。IASB也考虑了是否需要改变商誉的后续计量方法,将其恢复为摊销法。但支持减值法和支持摊销法的双方力量较为均衡,两种方法各有优缺点,故未能形成倾向性的意见。提高企业合并后业绩信息透明度的构想受到了信息使用者的欢迎,但报表编制者对此存在顾虑,包括难以跟踪企业合并的业绩表现,以及必须提供潜在的公司敏感性信息和前瞻性信息等。对于这一具有挑战性的问题,IASB正在考虑设计一套披露要求,用改进披露的方式来弥补(或至少部分弥补)减值法支持者所担忧的放弃减值法可能导致的信息损失。在未来几个月内,IASB将与报表编制者、审计师和信息使用者一起进行样本测试,并在征求其意见后作出进一步决定。

与此同时,FASB也在审议商誉项目,并初步得出了与IASB不同的结论。安德烈亚斯表示,鉴于IASB和FASB声明在企业合并准则上应保持很大程度上的趋同,因此研究考虑如何保持趋同是一项重要事宜。

(四)议程咨询项目和未来工作计划

IASB未来工作和优先事项将以第三次议程咨询的意见反馈情况为指导。IASB的应循程序要求其每五年进行一次议程咨询,就IASB工作是否取得了适当的平衡以及应该优先考虑哪些事项征求意见。此次议程咨询的目标是就2022年至2026年的未来议程征求意见。目前,IASB已经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反馈,主要反馈意见包括——“注意给利益相关方带来多大的变化;为与ISSB合作以及处理新出现的问题预留时间;在无形资产问题上做些什么。”

安德烈亚斯指出,令人鼓舞的是,利益相关方认为IASB的战略方向和工作布局是合理的,包括将约一半的资源集中在新项目上,并将剩余的时间用于维护和支持应用的一致性上,以及对中小主体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对数字化财务报告、对提升准则可理解性和可获得性、对提升利益相关方参与度等方面的安排。此外,利益相关方建议,将气候相关风险(包括污染物定价机制)、加密货币和相关交易、持续经营、无形资产和现金流量表等纳入IASB未来工作计划中的优先事项。对此,安德烈亚斯表示,其中部分项目可能更符合ISSB的工作范畴,或者可能是IASB及ISSB需要共同关注的领域。

三、趋同

安德烈亚斯表示,20年前IASB是以FASB的组织架构为参考成立的,IASB和FASB具有相似的结构和程序,两个机构从开始到如今都保持了非常密切的合作。在21世纪初,IASB和FASB通过参与联合准则制定和联合决策,努力使各自的准则要求更加接近。在2011年之前,“趋同”一直是IASB和FASB关注的焦点,这使得双方的准则要求实现了完全或基本的一致。企业合并准则就是这一努力的证明,同样也包括分部报告、合并报表、收入确认和租赁准则。

安德烈亚斯表示,当前实现准则趋同是一件事,使已趋同的准则保持趋同是另一件事。IASB和FASB都意识到使已趋同的准则保持趋同,往往说起来比做起来简单。IASB和FASB都对利益相关方负有义务,都希望在出现问题时能够及时回应,同时IASB和FASB都有其需要遵守的程序和需要履行的应循程序义务。因此,保持IASB和FASB此前已经取得的成就是一项持续的挑战。安德烈亚斯表示,将与FASB里奇·琼斯主席共同努力,为了全球投资者的利益而维护好早年趋同工作的成果。

安德烈亚斯指出,IASB与FASB之间保持相互沟通是至关重要的。FASB一直是IASB会计准则咨询论坛(ASAF)的活跃成员,每年联合举办的教育会议富有成效,机构层面和工作人员之间有着频繁的互动。安德烈亚斯希望,IASB和FASB未来能够进一步深化合作关系,使双方以及利益相关方共同受益。